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统计人的博客

利用业余时间戏说身外事务

 
 
 

日志

 
 
关于我

1983年参加工作,先后在区公所、县市级统计局工作。业余时间喜欢学习经济理论、国际政治、世界格局、祖国统一、党的建设等方面的知识。

网易考拉推荐

G20伦敦峰会恐将成为“茶话会”  

2009-03-15 19:5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柴其涛

 

围绕将于4月初在英国伦敦召开的“G20金融峰会”,有关各方早已紧急行动起来。有迹象显示,这次被舆论普遍看好和人们有所期待的峰会,很难产生出足以憾动既有世界金融体系——以美元为核心的金融体系的结果,充其量是为世界金融体系朝向这个方向演变营造出某种氛围,累积出一定共识,让人们产生某种期待而已。

 

首先,仅凭欧洲自身的力量,不可能把美元从世界货币的位置上拉下马。欧洲必须借助其他国家,比如亚洲的中国和日本、美洲的巴西、横贯欧亚大陆的俄罗斯的力量才有这种可能。但由于欧洲自身所存在的先天性不足——军事上仰赖于美国主导下的北约而无法独立自主,政治上受美国豢养下的东欧诸国牵制而难于用一个声音说话,因此,在对外关系上经常做出许多骑墙动作,产生许多投机心理。在欧洲的利益天平上,如果它要向非欧美国家作出让步以换取这些国家配合其弱化美元国际结算货币的地位,无论是来自美国方面的压力,还是这种让步对欧洲既有利益格局的冲击,都将使它产生“投鼠忌器”的无力感。欧洲议会紧随美国国会,在中国西藏局势处于敏感时期高调通过所谓“内容消极的涉藏决议”,G20峰会的主办国英国外长与日本外长通过电话磋商,在北朝鲜的“人造卫星技术与导弹相仿”,且违反“2006年安理会决议”上达成了一致,既是欧洲上述先天不足的具体体现,更是欧洲在没有拿出实实在在的行动换取中国配合之余发泄失望情绪搞小动作的表现。

 

其次,仅凭美国自身的力量,不可能将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继续维持下去。在美国的利益天平上,如果它要向欧洲、俄罗斯、中国等非美大国作出让步,这些让步将加速改变美国已经危机四伏的重要地位,如果它不做出让步,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在世界上的重要地位同样会逐步受到侵蚀而不保。在非美国家看来,美国主动让步与自我调适会产生诸多良性结果,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稳定,而被动让步所形成的顽固心态会危及世界的安危。在美国看来,无论是主动让步还是被动让步,其中都隐藏着“扭转乾坤”的可能机遇。因此,它始终在主动与被动之间来回游走,并在这种游走中寻机制造事端,将水搅浑,着力在非美国家间播下猜疑种子,它对非美国家区别对待,各个击破,试图分化这些国家之间的协调配合。近期美国对俄罗斯放软身段、笑脸相迎甚至于忍气吞声,对中国先是放软姿态,后又从人权问题、涉藏问题、台湾问题、南海主权问题、中日之间的钓鱼岛问题等方面全面出击,对欧盟的经济政策大加指责,对日本和韩国、对伊朗和叙利亚做出了“以大事小”的缓和姿态等,都是这种游走过程的表现。

 

第三,无论是作为发达经济体的美殴日,还是广大的发展中经济体,在应对金融危机上都各有不同的目标。在刚刚于伦敦结束的、专门为G20金融峰会做准备的各国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美殴之间仍在相互指责,美殴日与非美殴日国家仍然在“自说自话”。美国指责欧洲国家不愿意扩大投资以刺激经济,欧洲国家反指美国对金融体系监管不严,提出要加大监管力度。欧洲方面“不愿意扩大投资”的本质,是不想让人们对处在特殊地位的殴元产生贬值预期,美国方面“不愿意强化监管”的本质,是不想让出美元的世界性货币地位。从会议结束时发表的《联合公报》看,财长与行长们的共识仍然局限在“呼吁”支持全球经济增长和支持放贷,加强全球金融体系改革的层面。而中国、巴西、俄罗斯和印度四国财长共同发表了另一份《公报》,“呼应”改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并提出要扩大四国在该组织中的话语权和代表权。这种“各说各话”的准备结果,如果不出意外,预示着即将举行的伦敦G20金融峰会所得到的结果,可能与去年的华盛顿峰会差不多。

 

话又说回来,美元的世界性货币地位并非是一朝一夕所得到的,要避免美元的这种特殊地位对世界经济未来发展的消极影响,并将其他货币提升到与美元具有同等身份的地位,也不是短期内可以一蹴而就完成的课题。展望未来,在“G20”框架下通过各国长期的协商、斗争、甚至是反复,上述前景才有可能变成现实。

 

毛泽东主席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精辟地指出:“美国侵略政策的对象有好几个部分。欧洲部分,亚洲部分,美洲部分,这三个是主要的部分。中国是亚洲的重心,是一个具有四亿七千五百万人口的大国,夺取了中国,整个亚洲都是它的了。美帝国主义的亚洲战线巩固了,它就可以集中力量向欧洲进攻。美帝国主义在美洲的战线,它是认为比较地巩固的。这些就是美国侵略者的整个如意算盘。”

 

如今,无论是由美国的传统盟国——西欧和新伙伴国——东欧构成的欧洲大陆,还是美国试图全方位加以控制的中国和亚洲,抑或是被它当作势力范围的美洲,都已先后产生了许多“离开美国而自寻出路”的政治领导人,由此使美国在冷战结束时所处的世界性地位走到了岌岌可危的十字路口,作为这种地位的基础,美元的世界性货币地位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就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而言,无论是世界性的金融危机问题,还是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问题,本质上都可以归结为一个交换问题。由于经济结构和产业特点,美国的许多民生产品大都仰赖进口,因此,它必须向其他非美国家付出美元货币,但因为美国谋取世界霸权地位的需要,它又不愿意用它手中拥有的高科技产品和技术去与其他拥有美元储备的国家进行经济学意义上的交换以收回美元。在美国的逻辑看来,这种经济学意义上的交换一旦失去控制,将使其他国家的科技水平得到快速提升,相应地会使美国快速失去科技领先大国的地位。因此,长期以来,美国在“金融创新”的幌子下,利用从华尔街那些金融精英们的大脑中产生出来的一个个点子,与它手中掌握的世界舆论进行渲染,再辅之以适当的军事实力展示,全方位使用“诓、哄、吓、诈”的方式,将非美国家储备的美元货币驱赶至美国。但是,西洋镜总会有被戳穿的那一天,而这一天已经开始到来。这就是曾经享受过长时期辉煌历史的美国所面临的历史性困局。(2009年3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