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统计人的博客

利用业余时间戏说身外事务

 
 
 

日志

 
 
关于我

1983年参加工作,先后在区公所、县市级统计局工作。业余时间喜欢学习经济理论、国际政治、世界格局、祖国统一、党的建设等方面的知识。

网易考拉推荐

警惕南海问题上的“友邦惊诧论”  

2010-08-04 18:1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柴其涛

 

8月3日的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了国大东亚研究所研究助理林志桂先生题为《南中国海争端国际化与杨洁篪的驳斥》的文章,就中国政府针对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越南河内有关南海问题的那番“歪论”所进行的批驳谈了他的看法。作者在字里行间流露出某种强烈的委曲情绪的同时,认为中国在外交与军事上的反应有些适得其反,反而帮了希拉里的忙。

 

首先,作者在简要回顾南海主权争端的由来时,虽然提及了中国早在40年代末就提出对南海主权要求,早于70年代后才提出此类要求的其他国家,但却搬出90年代才出台的海洋国际法有关经济专属区来作为理由,忽视了有关国家提出南海主权要求的外部背景。

 

其次,作者在认可2002年签署的《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有利于解决争端的同时,又以变相的“中国威胁论”为理由,为实力单薄的其他国家处于劣势“打抱不平”,并将此视为南海问题必然国际化的道德根源。他说:“在中国实力不断增强的情况下,亚细安内并没有任何一国拥有单独同中国谈判的实力。”还说:“如此实力悬殊的双边谈判能够换来圆满的结局吗?虽然中国承诺和平解决争端,并呼吁各方以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等价值为核心的新安全观来看待问题,但很明显的,把南海课题局限在亚细安机制内讨论,对相对弱小的亚细安国家是不利的。几家人有了纷争,私底下解决不了而请其它人来评理,也似乎不违背任何道德。譬如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正是透过国际法庭解决了白礁岛的领土纠纷。”甚至说:“随着中国实力的增强以及南海课题久久未能解决,亚细安内有些国家开始认为有必要透过国际组织来解决问题。”

 

末了,作者还担忧中国政府在外交与军事两个层面上针对希拉里欲将南海问题国际的那份图谋所作出的反应有些“适得其反”,说什么“希拉莉的讲话起码是‘貌似公允’,而杨洁篪的言论明显的只代表了中国的利益而忽略了其它声索国的感受,中国在南海展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难免让一般人认为中国是在‘以武示威’”云云。不由得让人想起当年鲁迅先生批判的“友邦惊诧”现象。

 

——试想想,在中国与关涉南海问题的有关国家正在合作摸索争端解决机制的背景下,有美国担忧其世界霸权地位受到威胁并怂恿或要挟有关国家脱离上述争端解决机制,试图通过激化中国与有关国家间的矛盾从中渔利的情况下,美国的那个“貌似公允”真的就那么纯洁吗?

 

——试想想,如果中国政府不从外交与军事两个层面上亮明态度,还不知美国掌控下的舆论会如何接过希拉里抛出的这个话题在那里“大做文章”呢!如今,虽然没有见到美国舆论在南海问题国际化上继续“叫嚣炒作”,但类似林志桂先生这一新版的“友邦惊诧论”,更值得我们加以警惕。

 

笔者以为,这样的言论,是在以“受委曲者”的弱者身份出场,想通过逐步酝酿、不断升温、时隐时现、内外配合的“曲线救国”方式,伺机将区域外的所谓“主持公道者”引入进来,为南海问题的最终国际化,为恶化中国周边安全环境持续累积资源与氛围。真到了那个时候,如今的“受委曲者”是会成为“主持公道者”的“座上宾”还是“刀下俎”,历史与现实的种种结局,是不难帮助他们做出准确判断的。(2010年8月4日)

 

 

附:

南中国海争端国际化与杨洁篪的驳斥

(http://www.zaobao.com/yl/yl100803_002.shtml)

(2010-08-03)

作者是国大东亚研究所研究助理  林志桂

 

美国国务卿希拉莉在出席亚细安区域论坛时,针对南中国海岛屿争端(下称南海争端)发言。除了强调自由航行是美国的国家利益,希拉莉也呼吁各国透过外交合作并按照国际海洋法寻求解决方案。对于美国的言论,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深不以为然并发言驳斥。中国外交部也在其网站上载了题为《杨洁篪外长驳斥南海问题上的歪论》的文章。其内容主要反对美国试图将南海问题国际化,认为南海问题应当由中国与有关国家自行商讨解决,更认为美国不应该借故介入亚洲事务并间接对中国做出恶性指责。

 

对南海诸岛宣称拥有完全或部分主权的国家是中国、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与文莱。另外,台湾也在中华民国的名义下宣称拥有南海岛屿的主权。印尼在南海的经济专属区也与中国有争议。各国对南海诸岛的要求各有依据。中国对南海岛屿的主权宣称最早。1947年,当时的民国政府颁布了“南海诸岛位置图”并用11段虚线几乎把整个南海划入中国版图,仅留下一细微缝隙给南海诸国。1953年,在周恩来的同意下,11段虚线去其二被改为9段,北部湾(越南称为东京湾)划入越南版图。越南在1973把南沙划入其版图,同时对西沙也宣称拥有主权,并在1974年和中国在西沙发生了军事冲突。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也利用海洋国际法经济专属区等条例,宣称对黄岩岛、中沙和南沙的岛屿或海域拥有主权。

 

亚细安对南中国海早有共识

 

为避免重蹈1974年中越军事冲突的覆辙,中国和亚细安在2002年签署了《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承诺和平解决争议并建立互信。早在1990年,亚细安便成立了“处理南中国海潜在冲突工作会”(简称南海工作会),具体讨论南海争端问题。据印尼巡回大使哈希姆·查拉里(Hasjim Djalal)博士回忆,1990年代的亚细安各国希望能够先取得内部共识,再和非亚细安国家进行谈判,当时也确实希望能够在区域内把问题解决。1991年起,中国与台湾加入南海工作会并善用了这个机制,整个南海局势也有所缓和。但随着中国实力的增强以及南海课题久久未能解决,亚细安内有些国家开始认为有必要透过国际组织来解决问题。

 

中国坚持南海课题应由双边对话的方式解决,反对外来势力,尤其是美国的介入。按说,几家人有了纷争,愿意进行商讨私了是可嘉的精神。但在主权归属这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议题上,私了的可行性是值得怀疑的。虽然中国与许多周边国家都能透过谈判解决边界课题,但其它争议所涉及的国家少,领土争议远远没有南海来得大,受争议的资源更没有南海的多。在中国实力不断增强的情况下,亚细安内并没有任何一国拥有单独同中国谈判的实力。亚细安组织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联盟,而主权争议国如越南、马来西亚、文莱与菲律宾在南沙也相互存在着争议。如此实力悬殊的双边谈判能够换来圆满的结局吗?虽然中国承诺和平解决争端,并呼吁各方以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等价值为核心的新安全观来看待问题,但很明显的,把南海课题局限在亚细安机制内讨论,对相对弱小的亚细安国家是不利的。几家人有了纷争,私底下解决不了而请其它人来评理,也似乎不违背任何道德。譬如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正是透过国际法庭解决了白礁岛的领土纠纷。

 

中国忽视其他国家的感受

 

希拉莉的讲话虽然有多管闲事之嫌,但起码是“貌似公允”。相比之下,杨洁篪的言论则明显的只代表了中国的利益而忽略了其它声索国(claimant)的感受。中国虽然想要私了,但其它的声索国不见得就反对将南海争端国际化。《南海各方行为宣言》里没提到不能把课题国际化,但杨洁篪的声明中却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精神是不将南海问题国际化、多边化;过后还强调有十多位亚洲国家代表为杨洁篪的话向中方表示祝贺。在把宣言从符合自己利益的角度解读的同时,也让亚细安甚至整个亚洲被代表了一回。之后不久,中国在南海展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虽然中国强调这只是例常演习,公开报道是军事透明化的过程,但在这时刻大篇幅报道在敏感地带的军事演习,难免让一般人认为中国是在以武示威。

 

另外,杨洁篪的反应也未必就符合中国的外交利益。希拉莉言论虽然有弦外之音,但却是杨洁篪的反应将其无限放大的。本来不一定能够引起太多注意的言论,也托了杨洁篪的福而被转载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假如其它的争端国之前对是否要将南海争端国际化还存有疑虑,中国的过激反应无疑告诉了这些国家,南海争端国际化正是中国最大的顾忌。从中国网民的反应来看,杨洁篪的言论在中国国内很得民心。但愿此举所得的民心,能够祢补中国外交上的损失。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